北大医院人在前线丨同样的“王倩”,同一个信念

王与钱同名同姓,这是一种极其巧妙的命运。更有甚者,北京大学医院湖北防疫医疗队的同名同姓的出现,让人们对这一温馨的巧合感慨不已。当我们医院的三组医疗队在武汉前线合并成同一个工作组时,他们在组里搜索“王千”这个名字,屏幕上突然闪现了三个。他们当中有医生和护士。他们分别来自传染病科、泌尿科和血液科。三位白衣天使在防疫工作的第一线相遇。尽管他们有不同的专长,但他们有着相同的信念,并且在没有硝烟的情况下坚定地赢得了这场战斗。

“钱”有“美”的寓意。这三个王千人甜美、专业,而且有一颗更加美丽的心。去武汉之前,他们忙于工作。他们经常在诊所和病房里看到自己美丽的形象,笑着唱着,轻轻地唱着。打开自己的工作记录,全面细致,有突出的点,没有错误,奉献之美呼之欲出。他们的工作日记在武汉抗疫运动的第一线,展示了他们对病人的祝福和对未来的信心,诠释了他们最美丽的心。让我们看看他们发回的日记: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传染科的王千。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传染科的王千。

作为传染病科的护士和中国共产党的一员,我很幸运也很荣幸成为北京大学医院第一批协助湖北抗击流行病的医疗队成员。新年的第一天,当我接到一个去武汉寻求支持的电话时,我毫不犹豫。

武汉,我从未来过这里。虽然冬天有点冷,但街景真的很美。没有熙熙攘攘的交通,安静的街道上挂满了灯笼,节日依旧。如此美丽的城市很难与病毒的肆虐联系起来。

经过两天的认真训练,我们于1月29日进入了真正的战场。在"国家队"的共同支持下,同济医院开设了第一个病房,用于治疗新发肺炎。十天之后,原来由20名成员组成的北京大学医院团队迅速发展到135人。从六家医院共同管理一个病房到现在我们都是单独经营和管理,充满了许多故事和感动。

朋友为王千画漫画

记住,医疗队有一个妹妹的生日。她没想到今年的生日会以这种方式得到大家的祝福。她祝愿她不仅是医疗队的大家庭,也祝愿武汉的同胞。我听说这是医疗队的蛋糕。因为封路,武汉兄弟步行了六公里,没有带钱就把蛋糕送给了我们。武汉,多美啊!武汉人,多美啊!

我记得有夜班。该病房收治了许多患有严重疾病的病人,包括截肢后感染、许多基础疾病以及许多无法照顾自己的人。尽管佩戴了无创呼吸机和高流量氧气吸入器,患者仍处于窒息状态。一位阿姨用感激和期待的眼神握着我的手。我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告诉她“来吧!”在护目镜和面罩下。

我仍然记得一个在重症监护室的阿姨。当她被送入病房时,我们没有找到她的家人。我们尽力救了她三天,但最后还是把她送走了。经过多次询问,我们和家人取得了联系,阿姨再也没有醒来。最后一面终究是看不到了。怜悯和悲伤涌上我的心头。

今天,一位同事说他终于意识到我鼻子被压出来的尴尬。有点恶心,但每次我进入病房,我都无法逃脱N95的尴尬,护目镜压出了鼻子,冷凝水的气息顺着面罩滴落到下巴。

这很辛苦也很累,但是在接受了亲戚朋友的照顾后,我发现我们医院的病人一天比一天好了,再次感到累是值得的。

特别的春节,特别的经历,虽然每个人只能做有限的量,但是每个人的力量都可以汇聚,我们的使命一定会实现!

"我叫王千!我来自北京大学医院!加油,武汉!来吧,中国!”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泌尿科的王千。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泌尿科的王千。

作为传染病科的护士和中国共产党的一员,我很幸运也很荣幸成为北京大学医院第一批协助湖北抗击流行病的医疗队成员。新年的第一天,当我接到一个去武汉寻求支持的电话时,我毫不犹豫。

我离开的那天,北京正在下雪。虽然天气很冷,但我的心很温暖。我的家人、同事和领导来为我送行。虽然我将要面对一个未知的工作环境,但我并不害怕。在一个特殊的时期,我更多的是做一个逆行的人。

当我来到武汉的时候,这个城市很安静,我热泪盈眶。为了恢复城市的繁荣,许多同事日夜奋战在前线。现在我已经加入了这个团队,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在这场“无烟的流行病”的战斗中做出我的贡献。

来到武汉与时间赛跑。一刻也没有休息,我们立即投入战斗。工作一天后,我在层层防护服的护眼屏下窒息而死,长时间戴口罩,鼻梁发红。但是我丈夫说我比平时更漂亮,他和他的女儿会以我为荣。虽然我的女儿还很小,而且很长时间没有断奶,但我不会为了孩子们的个人爱而耽误我的工作。相反,我的女儿和丈夫成了我在这里战斗的最大动力。我想我会和这些同志战斗到底。

为了在前线工作,王千还剪掉了她留了多年的长发。她在她的朋友圈里写道:“今天报道和平~”不再有长发和腰肢.

用她自己的手剪掉我的长发

对我的年轻没有遗憾

虽然病毒是无情的,但人们有感情。虽然我们在防护服下不认识对方,但我们可以同心协力地战斗。我们带着北京大学医院爱惜美德、尊重道德的人们的信念,带着生命责任之花,北京大学的护士们在历史悠久的江城共同奋斗。我们相信,无论是17年前的非典,还是17年后的新冠军,我们都可以用白衣天使治愈疾病和拯救生命的信念打败他们。我们也坚信病毒无法抵抗我们的共同努力。我们也相信,当冬天过去,雪融化,草长绿,春天开花,我们将能够战胜病毒,摘下我们的面具,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的每一次呼吸,一起漫步在武都,欣赏它灿烂的樱花。

"我叫王千!我来自北京大学医院!加油,武汉!来吧,中国!”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血液科的王千。

我是北京大学医院血液科的王千。

我是一名医生,我是北京大学医院协助湖北抗击流行病的第三批医疗队成员。今天是我在武汉的第六天。虽然时间很短,但我的感觉却像坐过山车一样充满了我的内心。

春节前夕新皇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让我的朋友圈子里充满了抗疫消息,一波又一波的前辈和同胞们奔赴前线抗击疫情。住在家里我感到很不舒服。2003年非典期间,我还是一名见习学生,没有资格参加战斗。在2020年的战斗中,作为一名血液专家,虽然他不能领导战斗,但他渴望贡献出自己微薄的努力。

六天前,2020年2月6日下午4: 00,我接到了开战的命令。我的心兴奋了一阵子。终于,我可以为这场流行病做点什么了!算算时间,从接到任务到集合作战还有14个小时。打包后,我有时间给我的父母发一封警告信。母亲的回答很简单:“来吧!保重。安全返回!”看着这一行字,我忍不住哭了。

五天前,我带着大军来到武汉。这是我第一次来武汉。天气寒冷,机场空无一人,街道空无一人。这景象让我想起了科幻电影《生化危机》,我的心情有些沮丧。这时候,莫名的焦虑涌上心头。这里的疫情有多严重?有足够的防护材料吗?基本生活资料能得到保证吗?在我们考虑之前,我们顺利地到达了酒店,见到我们的同事,我们松了一口气。我们下飞机时的焦虑和疑虑消失了。提前到达的医院领导有序地安排了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夜幕降临后,他们还带来了热水袋、温暖的婴儿和其他取暖材料。在元宵节那天,还录制了一段祝福视频,让人哭泣。虽然这座城市被流行病包围,但它的内核是温暖的,充满力量。

5天来,紧张的工作已经让我无所适从

昨天是我第一次在这里值夜班,晚上很安全。这个夜班很满,但是我不觉得累。当我在上午10: 30离开病房时,天气仍然很冷,但是我的心里有股热流。这是我的信念和力量。我期待下一个转变,并继续战斗!

左边的王千

我叫王千!我来自北京大学医院!加油,武汉!来吧,中国!”

2月11日夜班期间,血液学系的王千和传染病系的王千碰巧在同一个班。当同志们见面时,他们必须拍照。我们也期待同样的三个王千框架。

虽然你不知道她是谁,但你必须知道她是为了谁。

"他们都来自王千,都来自北京大学医院。此刻,他们都在武汉,用实际行动为中国加油!”

照片:北京大学医院援助湖北省防疫医疗队

编译:中共医院办公室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返回搜狐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