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丰年补灾年 土地流转需契约精神

土地流转近年来发展迅速。许多农民已经把多余的土地转让给了其他承包商。然而,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的低粮价导致许多大型粮食生产者收入损失,一些大型粮食生产者,特别是外国大型粮食生产者,已经不再是孤立的现象,而是违反合同返回自己的土地。“大家庭赚不到钱,所以他们就走开了。但是谁来为流出土地的农民的损失负责呢?”

刘英万红是盱眙县九浦镇九浦村的一个大型粮食种植户。他过去是一名工程师。四年前,他转让了2000多亩土地种植粮食,每年每亩转让费为700元。由于转让土地为丘陵坡地,土壤贫瘠,干旱频繁,前三年粮食产量不高,损失100多万元。后来他钻了一口抗旱井,抗旱问题基本解决了。去年他每亩种了700多斤小麦,每亩种了1300多斤大米。对于旱地来说,产量已经很好了。出乎意料的是,大米价格下跌了。虽然大丰收,但收入没有增加,只是勉强保住了资本。经过仔细计算,这些年来他在种粮上损失了很多钱,但是他没有想到要收回土地。首先,当它流入土地时,它是分散和不均匀的。为了平整土地和修建水利设施,他已经投资了200多万元。如果他现在撤出这片土地,这笔投资将冲击水漂。其次,他早年在其他地方努力工作了很多年,知道信用的重要性。“由于当时我自愿与农民签订了土地转让合同,所以我必须遵守合同,在违约后收回土地。我没有可信度。”

扬州市江都区范川镇永安村的大型粮食种植户赵晓文坦率地告诉记者,她和丈夫已经转让了100多亩土地种植粮食20多年了。在过去的20年里,粮食产量一直是高的和低的,但总的来说,它是挣来的,比工作好得多。仅仅因为前些年种植粮食的经济效益好,就吸引了许多外国大家庭来分土地。当地土地出让金也大幅上涨,一般超过每年每亩1000元至800元。然而,今年的夏粮收成将很快遭遇持续降雨。许多小麦地块将会倒塌,面临相对较大的损失。许多来自其他地方的大家庭只会停止收割,然后逃跑。他们仍然欠很多肥料和种子钱。这样,大量的土地面临着废弃,而当地政府仍在出面邀请当地大型粮食生产商接管合同被破坏的土地。当然,土地出让金也降低了很多,现在每亩只有500元左右,最低只有400元。“过去,在签订土地转让合同时,大型粮食农户渴望再签几年。现在,离开土地的农民想再签几年书。”赵晓文说,老实说,对于那些离开土地到国外工作的农民来说,这就更加困难了。如果他们没有太多的钱,谁愿意要求大家庭再签几年?归根结底,一个大家庭就像做生意一样。谁能保证每个企业都赚钱而不赔钱?

腾余省,江都区小荠镇鸡东村的一名粮食农民,今年夏收后接管了200多亩土地。他只种了137亩粮食,但是以前在村里转让土地种植粮食的外来者看到今年的粮食价格不太好,在夏收后就离开了土地。尽管老藤今年的夏粮损失了3万多元,但当村民来找他时,他接管了土地。“大跑步者在早期确实赚了很多钱,每年每亩土地至少赚500元。”老藤说,只有去年的秋粮和今年的夏粮有缺口,不会超过每亩500元。“我接管这些土地只是为了向村民证明我的老藤是忠诚的。不管是好年景还是坏年景,只要我签了合同,我就会遵守合同。”

事实上,今年农业部门已经注意到土地流转中的退田还田现象。省农委管理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农业行政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土地流转应始终坚持合法、自愿、有偿的原则,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并能得到积极引导。然而,土地经营权是否要转让,转让给谁,转让多长时间,以什么价格,农民自己应该作出决定,而不是被迫向前推进。对于想要流入大规模土地的主体,农业部门应帮助农民全面检查自身的经济实力和管理能力,以避免热心无力的主体盲目进入农业产业或管理规模与实力能力不匹配对农业生产和农民利益造成的风险。现阶段,我们应坚持适度规模,防止土地规模过大带来的管理风险。农业部门要了解和掌握当地大型经营者的经营状况,通过各种方式帮助解决实际困难,避免因经营困难而“弃地出走”,给农民利益和农业生产带来损失。要充分发挥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调解和仲裁功能,及时受理和妥善调解各类土地流转纠纷。

负责人还认为,农村土地经营权转让价格的确定不仅要防止经营者的利润因价格过高而受到严重挤压,导致经营困难,最终给承包农民带来风险和损失,还要防止承包农民的土地财产收入因转让价格过低而受到影响。土地出让双方应本着实事求是、互利平等协商的原则,兼顾经营主体和承包农民双方的合理利润和利益,协商商定出让价格和调整措施。当然,归根结底,土地流转的价格最终是由市场决定的。流通合同对双方都有约束,双方都应该有契约意识。

“当土地被转让用于粮食生产时,每年不太可能赚钱或赔钱。有必要做好心理准备,以便在好年景时弥补灾难。”宿迁市宿豫区莱龙镇黄愚村的大粮食种植户张学志说,他已经转让了280多亩土地种植粮食。每亩年转让费为900元。自2010年以来,张学志已经三年没有赚到一分钱了,但他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赚了很多钱。一般来说,他赚到了,“如果他赔钱后想还土地,谁敢把土地转让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