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备一流,成绩二流”,澳大利亚中小学电子设备政策遭批

  共1226字|预计阅读时长2分钟

  最新的研究表明,澳大利亚的学校是全球课堂技术最大的用户之一。

  例如,澳大利亚家长花在小学数字设备上的人均支出高达1000澳元,中学的这一费用则翻倍。

  

  然而,伴随全球科技公司争夺日益丰厚的教育市场,却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如此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投入是合理的。

  新州教育部长秘书马克斯科特(Mark Scott)辩解道,对于学生的未来而言,这些电子设备投资是基本投入。

  澳大利亚学校成为经合组织第三大ICT用户

  在最新的国际教学和研究调查(TALIS)中,澳大利亚中小学是经合组织国家中第3大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用户。

  超过3/4的澳大利亚教师报告称,他们会经常或总是让学生使用ICT进行课堂作业等项目。相比之下,经合组织的这一比例为53%,新加坡则低至43%。

  一般情况下,新州中小学会制定自己的技术政策。有的学校会要求家长购买设备。以高中为例,包含保险在内这一支出高达2000澳元。

  一些私立学校则会以年度技术费用的方式向学生提供电子设备。以SCEGGS Darlinghurst为例,当地的学生每年会缴纳780澳元的技术费用。

  其他学校,如Queenwood和Al Faisal College,在高中之前禁止使用个人电子设备,而改用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

  公立学校的“自带电子设备Bring Your Own Device (BYOD)”则各有差异。

  例如,Homebush Boys 和Marsden High推荐Chromebook,而悉尼中学(Sydney Secondary College,SSC)则告知父母不要买这些设备。

  SSC说道:“我们发现这些设备缺乏课堂教育的功能。”

  一些学校要求使用特定类型的设备,例如iPad。因为其老师已经过制造商Apple的培训。其他的则允许学生购买一系列规格内的设备,但警告称必须具备某些操作系统。

  例如,根据Lansvale Public School的BYOD政策,他们不建议任何运行Google Android操作系统的平板电脑设备。

  理由是“[他们]与[NSW DoE]无线互联网的兼容性很差。”

  设备一流,成绩二流

  尽管澳大利亚学校对技术的使用有所增加,但其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的成绩却有所下降。

  Queenwood校长Elizabeth Stone说道:““我意识到这是相关性而非因果关系,但我们甚至不能证明技术是一件好事。”

  “似乎有迹象表明,相比成绩低的教育系统,成绩非常高的教育系统通常使用更少的技术。”

  新州教师联合会主席毛里穆赫伦(Maurie Mulheron)对此也感到担忧。

  他说:“我担心学生家长被迫不得不这样做。”

  “我担心这主要是出于商业利益,而不是教育利益。没有认真的证据表明它具有长期利益,但我们正在向前推进。”

  “我并不是说我们不能使用技术,但是我认为它发生得太快而没有被评估。”

  独立研究中心的布莱斯约瑟夫(Blaise Joseph)也有类似的担忧。

  他认为,电子设备可能造成“大规模的干扰”,并且教育技术的使用水平和学生的成绩之间没有明确的关系。

  他说:“学校在技术上的投资通常是昂贵的,可能很快就会过时,并且不一定能帮助学生学习。”

  “公平而言,技术可能对学生的学习有益,但学校应谨慎行事。”

  参考来源:

  

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