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大学渝校旧址纪念碑在重庆落成

这则网络新闻(记者焦璇)?今日(十二月八日),位于交通大学重庆分校旧址的纪念碑落成典礼在四川美术学院举行。100多名交通大学校友聚集在重庆九龙坡,见证交通大学重庆分校旧址纪念设施的正式竣工,重温抗战时期交通大学饱受战争摧残的岁月。抗日战争期间,交通大学的师生经历了血与火的考验。他们先后迁到重庆的小龙坎、九龙坡、吉兰溪办学,培养了一大批国家急需的救亡图存的人才。经过70多年的变迁,交通大学和重庆大学的旧校区现已成为四川美术学院的黄菊坪校区。重庆学校旧址上的纪念碑见证了多事之年“当日本侵略者入侵时,学校已经四十多岁了。从1940年到1940年,战争非常激烈,因此在重庆设立了一所分校,地点设在小龙坎,为交通大学和重庆学校服务。”虽然交通大学去重庆办学已经有75年了,但通过重庆大学旧址纪念碑上的碑文和纪念碑上发黄的老照片,后人仍能回到那个时代的沉浮,感受到交通大学师生的热情和真诚。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交通大学迁至上海法租界继续办学。1940年秋,交通大学在重庆小龙坎成立分校。1942年10月,重庆分校迁至九龙坡,升至普通学校。学校逐步扩大为电机、机械、土木工程、航空和造船9个系、2门专业课程和1所电信研究所。它成为一所工程大学,拥有包括“陆、海、空”在内的一整套学科。拥有近2000名师生,成为后方高等工程教育的重要场所。从1940年10月小浪坎分校成立到1946年8月最后一批离开学校回到上海的师生,交通大学的师生在重庆待了近六年。”上海交通大学党史研究室主任、研究馆员艺声表示,虽然当时办学条件非常困难,但这是交通大学过去120年发展的重要历史篇章。交通大学的研究生教育源于此,其航空和造船项目也是如此,包括“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和着名国际流体力学家吴耀祖在内的20名院士在交通大学和重庆大学学习。着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和中国自动化先驱张钟君也在这里任教。更重要的是,交通大学与中央大学及其他迁往重庆的大学和当地的重庆大学一起,成为全国各地大学的重点城市,推动重庆成为抗战时期的国家文化教育中心。为促进我国高等教育与国民经济的紧密结合,促进后方经济开放、国防和重工业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前校址见证了抗战时期交通大学与国家呼吸和共命运的辉煌岁月。通过对上海交通大学和重庆校友会历史研究者的调查和考察,确认重庆交通大学抗战时期的旧址位于四川美术学院黄菊坪校区。因此,上海交通大学、Xi交通大学和四川美术学院同意在黄桷坪校区共同建造一座交通大学原重庆校址的纪念雕塑。四川美术学院前院长罗中立教授将亲自负责总体设计。上海交通大学和Xi交通大学重庆校友会在原上海交通大学建立了纪念碑

据上海交通大学重庆校友会秘书长陈卓称,纪念馆建成后,重庆交通大学毕业的所有校友都想参观当年学习的地方。不幸的是,所有的校友都已经过了晚年,其中一些人因为长途旅行不能来重庆。“校友对交通大学和重庆学校的感情和印象非常深刻。我们去了北京航空航天研究所的老高年级郭克谦,确认这是否是交通大学和重庆学院的旧址。老郭以前是交通大学航空系和重庆商学院的毕业生,现在他90岁了。他仍然清楚地记得当时学校建筑的样子,并且肯定地告诉我们这是以前的重庆学校。虽然前来参加揭幕仪式的校友年龄跨度很大,但他们都毕业于交通大学,所以见面时感觉非常亲切。”“抗日战争专场”讲述了在战火中不断歌唱的故事。抗战期间,交通大学徐家汇校区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学校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在恶劣的环境和资金短缺的情况下,上海和重庆交通大学的师生们继续唱着他们的歌,走上了抗日战争的前线,为国家的生存做出了贡献。12月8日交通大学和重庆学校旧址纪念馆揭幕仪式后,“交通大学学生抗日战争专场”也在四川美术学院展出,展示了从交通大学成立到抗战爆发后被迫搬迁到上海法租界、学校在重庆办学、徐汇校区沪渝师生复员的三个阶段,从而再现了交通大学在那个特殊历史时期的记忆。

“这次展览是许多珍贵的历史图片和档案资料首次被公开。这些材料记录了抗战时期交通大学师生为拯救国家免遭危险所做的努力。我们希望我们能真实再现这段历史,给大家讲一个充满豪情的交通大学的故事。”艺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