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长赋: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是送给广大农民的政策大礼包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3月7日上午在美狄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农业部部长韩长富、农业部发言人兼办公厅主任潘显正就“实施农村振兴战略促进农业转型升级”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中央电视台记者:我们担心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将第二轮土地承包合同的期限再延长30年。这一条款的意义是什么?此外,许多农民担心土地合同会再延长30年。没有分配土地的新人口怎么办?此外,这些承包土地在城市定居后会被收回吗?面对这些困惑和担忧,农业部将如何考虑?

韩长富:我想你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话题。我记得当习近平总书记在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报告时,当他谈到第二轮土地承包合同到期并再延长30年时,大家都报以热烈的掌声。我认为这反映了大家对土地制度的关注和对中央政府决定的支持。我认为这是一项充满政治智慧的重大制度安排,也是对广大农民的政策礼物。你刚才说的有什么意义?我认为它有很多意义,至少有几个:第一,它是农村土地在契约关系中长期不变的具体表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土地承包了两轮。众所周知,它从15年开始,又延长了30年。本合同期满后,下一轮合同将再延长30年,将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在75年。这表明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改变。此外,这意味着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和家庭承包经营的基本管理制度今后不会改变。这也意味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承包集体土地的基本权利不会改变。这给了农民们信心。无论是拥有承包土地的农民还是流入承包土地的新型管理实体,每个人都有一个稳定的期望。

第二,这有利于促进各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众所周知,现代农业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适度规模经营。为了满足土地流转的需要,中央政府出台了承包土地“三权分配”办法。我以前也写过文章,解释过这个政策。现在土地承包期又延长了30年,实际上实现了土地承包“变”与“不变”的辩证统一。可以说,这是农村改革中的一项重大制度创新,符合农民稳定承包权和转让经营权的需要。因此,它有利于形成各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从而发展现代农业。

第三,这一政策安排与当时第二世纪的战略愿景高度一致。新的合同期将再延长30年,大约在2050年左右,届时第二个100年目标将实现,届时我国将成为现代社会主义强国,届时我国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城乡人口结构,包括城乡关系,以及工农关系都将发生更大的变化。再延长30年不仅稳定了农民的期望,也为当时政策的进一步完善留有余地。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充满政治智慧的制度安排。改革在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后,农业部正在根据中央政府的安排研究制定具体的政策措施,以确保决策执行的平稳过渡和政策的衔接。

还有一些农民关心你刚才提到的两个问题,比如如何考虑人口增减的变化。有些人没有得到第二轮合同的土地。有很多因素,有的是新人口,有的是当时粮食价格低,农业收入低,然后出去工作

在解决土地多、土地少的问题上,总的原则是坚持承包土地大稳定、小调整、尊重农民意愿的原则,在政府指导下通过村集体民主协商解决问题。总的来说,承包地应该基本稳定。我想在这里特别指出一点。要解决人地矛盾,不能完全依靠有限土地资源的无限分割甚至分配。因为中国人口多,土地少,我们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工业化和城市化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统筹解决问题。关于家庭在城市定居的承包土地,现行政策是返回或不返回,尊重他们的意愿,鼓励他们依法返回村集体并给予补偿。第二轮合同到期后,这些问题也将根据法律和农民的集体意见得到解决。

干煸五花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