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高教发展中的“流动性陷阱”

在推进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过程中,系统内部存在着客观竞争。总的来说,这场比赛是件好事。要发展,必须有竞争。这是市场经济背景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高等教育的发展也不例外。然而,凡事有利也有弊。高等教育系统的竞争中也存在一些不良倾向,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

首先,从本科生到研究生,生源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中国高等教育界有一个习惯性的理解:研究型大学的基本标志是研究生多于本科生。这使得中国的一些一流大学,尤其是那些立志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大学,在校研究生人数的增长远远高于本科生。然而,毕业后,除了工作和海外旅行,剩下的就不多了。即使所有的毕业生都申请入学,仍然不够。因此,这个缺口必须由第一所“211”大学来填补。然而,大量的“211”大学毕业生只能“掠夺”两个甚至三个外省学生的来源,形成“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的奇特景象。学生的这种竞争性流动不利于因材施教和在不同类别中对他们进行培训。这给许多工业院校的学生素质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困难。一些部门和专业甚至存在研究生质量不如本科生的问题。这迫使一些学院和大学在政策之外寻找新的方法,尽全力留住本科生。

其次是校际优秀人才竞赛。人才流动是正常现象,但目前,高校引进优秀人才的竞争异常激烈。描述人才的竞争也许不算过分。许多高校“花很多钱”来吸引人才,许多经济状况超出自身能力的高校也不得不花很多钱,花很多钱去“买”,否则就会面临被掠夺的危机。相对而言,东南沿海省份的高校优势明显,而东北和西北是净流出地区,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人才从中国上下到内地和海外的扩张客观上加剧了中国的留学潮。

上述两种现象对高等教育内涵发展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建设教育强国需要加快高等教育的发展,提高教育质量。然而,中国的高等教育应该有一个良好的内部结构和生态变得更大和更强。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上述问题只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阶段性特征,而是特定历史时期和特定条件的产物,随着高等教育的深入发展,这些问题将逐步消除。然而,在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必须足够重视推进高等教育内涵发展。

这两个问题不是由任何大学或地区独立解决的,而是全球性和结构性的。因此,有必要从全局和战略的角度,从宏观层面进行系统规划,积极主动地化解负面影响,最大限度地发挥学生与人才良性竞争的流动机制。

首先,我们不应该鼓励和拒绝以各种名义大肆宣传“大学排名”。

近年来,中国出现了许多流行的“大学排行榜”,对大学进行标记和“排队”。社会影响越来越大,对大学的拉动作用也越来越大。一些大学为了排名不得不投入资源,这也给大学的发展带来了明显的压力。

然而,很难说这个排名有多大的科学价值。不同类型的大学取决于不同的行业,它们的类型也有很大的不同。仅仅用一种形式和一种标准来衡量好坏是不公平的。很难说这种“排队”能

从任何意义上讲,资源配置不仅要发挥市场作用,还要做好宏观政策的调控和引导。高等教育运行和发展的资源配置也是如此。现在有一句谚语叫做“帮助最好的人,但不弥补不足”。从争取世界一流的角度来看,这当然是正确的。然而,仅此还不够。高等教育发展中仍存在“填平缺口”的问题。采取必要的政策和措施帮助落后的大学跟上发展的步伐是工作的另一个方面。上述两个方面不容忽视。一种趋势掩盖不了另一种趋势。否则,不断扩大的发展差距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大规模的落后,造成严重的不平衡,并产生新的大问题。

第三,适当调整布局结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不久,中国高等院校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结构调整,为中国高等教育的基本布局和总体结构奠定了基础。高等教育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巨大贡献,离不开这次大规模的结构调整。近70年过去了,中国的经济和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然而,高等教育的基本布局仍然是过去。特别是一些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高校数量和规模明显过剩,转化为发达地区的人才培养和输送,与区域环境极不相容,需要及早进行结构调整。

总之,促进高等教育良性竞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通过必要的整体战略设计和宏观政策引导,中国高等教育体系的竞争机制将成为推动内涵发展的澎湃动力,有效推进中国高等教育强国建设。

(作者是东北林业大学党委书记)

《中国教育报》 2019年12月23日第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