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中德课堂评价量表看“教与学”的关系

"教学中有规律,但没有规律."这是任何一线教师的感受。课堂是教学的主阵地,听课和评课是教师的日常工作之一,能够听课和评课是教师专业成长的必由之路。因为评价班级必须有一个客观的标准,所以在中国和外国的课堂上没有办法避免它。

我有幸参加了“重庆教学设计与教学方法创新与改进培训”。主旨教师彼得芒来自德国柏林,是一名职业教育专家,有17年担任中等职业学校校长的经验。在学习期间,我获得了“课堂教学观察与评价量表”,这是德国柏林现行的课堂评价标准。该量表适用于柏林的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笔者提出了比较中德两国职业教育课堂评价标准的想法,并将我校的课堂评价量表与德国的进行了比较,希望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在研究了上述两个课堂评价标准的量表后,笔者初步形成了以下粗浅的看法:

首先,这些量表都认可学生在课堂中的主导地位,但在侧重点上仍有差异。

中国量表似乎更强调教师在课堂上的主导地位,权重为“教学”。教学目标、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师素质这四个主要项目各占50分(总分的一半),教师素质单独列出,这在德国的量表中是找不到的。作者认为这实际上与其他项目重叠,归根结底,它强调了教师在课堂中的主导作用。教学效果占20分,认真学习也更注重“教”,如“为学生组织有效的学习活动,学习结果与预设的教学目标一致”等。非教师不能操作主机。学生的学习状况得分只有30分,明显低于整体评价标准。

德国量表强调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地位,权重是“学习”。教学过程中有10个项目,除了“教学结构清晰明确,学习目标透明具体”是指教师的角色外,其余9个项目都突出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如“以能力培养为目的的学生自主学习过程”。在教与学行为/课堂气氛项目中,提出了“学生之间是公平和公正的”,从平等和多样的角度来看,重点是考察学生之间的合作,这是中国量表所没有涵盖的。

其次,天平都在谈论合作,但是理解的程度和角度是不同的。

中国量表有“强调合作教学”和“科学合理地进行分工合作”。然而,经过比较发现,德国量表中讨论的合作的角度和内涵更加丰富:“教师之间的合作”考察的是教师之间的合作,这在我们的量表中是没有涵盖的。“体现师生之间、生?涞暮献鳌敝械难献鞫匀嗉甘鲅乃嘉撕艽蟮挠跋欤谖颐堑牧勘碇幸财毡樘峒啊!俺渎鹑胃小⒒斡搿⑾嗷プ鹬睾拖嗷ツ托摹薄K淙幻挥忻魅诽岬胶献鳎裁词强翁蒙系摹跋嗷プ鹬睾拖嗷ツ托摹保皇呛献鳎渴ι降鹊睦砟畹玫搅烁浞值奶逑帧?

另一方面,语文量表仍然有“学生的学习成绩在规定的时间内符合预设的教学目标”的概念,这显然缺乏对学生的同等重视,因为一个好的课堂应该由教师和学生共同创造,而不是由教师单方面预设。中国尺度上的“合作”对象模糊,角度单一。如何开展合作以及如何解释合作尚不清楚。对课堂结构的理解不如前者。

其次,它也是一个课堂评价量表,有不同的写作风格。

中国量表是条块分割和详细的,带有学术术语,如课堂标准,系统,知识和技能,过程

经过比较,笔者强烈地感到,如果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承担起教师的角色,把“教”放在主体地位,“学”就会从属于“教”,学生的主体性就无从谈起。彼得经常强调教师只花五分之一的教学时间,否则学生会有太多的时间去主动学习。只有当老师“少说”时,学生才能“多想”;教师“做”少,学生“动”多。表面上看,教师是“懒惰”的,但实际上这种“懒惰”对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习的本质是学生自我成长和自我建构的过程。教师只是学生自我建构的激励者、促进者和帮助者,不能越位。

如果传统教室是“地心”,那么现代高效教室应该是“日心说”。学生是“太阳”,课堂上的老师必须围绕“太阳”转。德国的教室规模反映了一个更强大的学生群体。教室里的老师似乎很“放松”,但事实上他们需要加倍“努力”备课。

(作者:重庆市武山职业教育中心教育处)

《中国教育报》 2019年9月24日第11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