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定中看到自己六百年来的悲惨轮回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

三只蟾蜍之后,我又生了四次雉鸡来偿还我当将军时被指挥官杀死的债务。当我还是一个富有的将军时,我贪吃食物,整天吃辛辣的食物,所以我变成了一只野鸡,被人用枪打,被人用刀砍,煮,煮,煎,煮来偿还我的债务。这只野鸡死了四次,它生下了猪的胎儿,三次变成了猪。这就是为什么当我是一个富有的将军时,我懒于烹饪,吃饭时张开嘴,穿衣服时伸手,总是想吃肉,所以我不得不换成猪来报答。把猪变成剩菜、酸味食物、鞭子和棍子不算数,它们将不得不被切成碎片,以及所有上述苦难,以偿还两个生命对食物和祝福的贪婪带来的邪恶后果。

同修们,当我知道我在转世的过程中遭受了种种苦难时,我非常难过地哭了。我是一个极难流泪的人。那时,我想,我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平。我为什么要贪婪地追求好运?从一个贪婪的词,一个人在生命的最后十次陷入三种邪恶的方式,为什么不让人悲伤和遗憾?六百年了!多么宝贵的时间,这么糊涂的过去,怎么不流泪?学习佛教后,我从一个不相信任何鬼神的人变成了一个相信因果的人,当我真正看到我的报应和轮回时,为什么我不欣赏我的老师对牟尼佛、这个佛、观世音菩萨和第十、第三方的所有佛和大菩萨的死的解释的祝福呢?当佛陀跪在他自己的老师和主人面前时,他理解自己的命运。当他在学习佛教方面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他怎么能不兴奋呢?那时,我想我能做些什么来报答佛陀和菩萨的大恩大德,却只能学好佛教。想想人生难得,佛法臭;重获生命并不容易。如果你不努力学习,你会对佛陀和菩萨、你的父母和众生感到遗憾。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

公共号码:法国禅宗思想(驱散疑惑和开放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