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向左,刘强东向右

一直自称“网络力量”的网易意外成为网民批评的对象。

几天前,一篇指责网易裁员的文章在朋友圈里闪现。总体背景是:网易一名老员工病重后,受到公司人力资源部的欺负、虐待和恐吓,最终被网易暴力解雇。

这篇文章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网民攻击了它。《人民日报》评论说丁磊总是沉默不语。然而,久违的刘董强在京东早会上宣布,只要京东员工在工作期间因任何原因遭遇不幸,公司将负责其22岁以下所有子女的学习和生活费用。

刘董强的声明毫无疑问增加了公众对他的好感。然而,也有人质疑: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会只是一场表演吗?

最终,暴力裁员以网易道歉告终,惩罚了4名主管和1名员工,双方达成了和解。然而,裁员只是企业运营的一个方面,这背后隐藏着创始人的性格和决心。

网易和JD.com,两个仅相差一年的互联网巨头,过去一直活跃在聚光灯下。他们的创始人丁磊和刘董强年龄相差2岁,相比之下,他们的人太多了。由于他们做事的不同原则、说话方式和出生背景,他们走出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受到了外界不同的赞扬和诋毁。

丁磊不在乎。他曾经说过他是“一个真正的恶棍,不是真正的绅士”。就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扫地和尚一样,外在的判断无法激起他内心的波澜。

刘董强不愿意。明尼苏达事件的结果是,他多年苦心打造的“老大哥”陷入了吃瓜群众之间的对话。

丁磊左边,刘董强右边。2019年,当这个人类机构崩溃时,一切似乎都变了,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原样。“裁员”丁磊和网易是他创立的,在不断变化的中国互联网行业中一直很少见。

自其成立以来已经有20年了,一度让英美烟草黯然失色。如今,它的市值仍排在前五名。网易是唯一这样的公司。丁磊曾是中国30岁左右的首富,是唯一一位财富仍排在前10名且未入狱的企业家。

事实上,与丁磊同时开始职业生涯并自称“中国三剑客”的王志东和张朝阳早已被抛在身后。如今,网易的市值相当于17个新浪和100个搜狐。丁磊强壮而富有。

然而,2019年,网易是裁员人数最多的公司。

首先,网易的严格选举被披露在年初裁掉了30%-40%的员工,网易的未央和教育产品部也未幸免。然后,7月初,网易媒体被披露开始了新一轮变相裁员。7月底,网易的摇钱树业务网易游戏高管离职,并被披露裁员10%。10月底,网易也被披露在上市前已经开始了裁员计划。当然,网易否认了所有这些谣言。

正是前员工的这篇抨击文章将裁员风暴推向了高潮。这一次,网易没有完全否认,而是在回应中道歉。

许多人认为丁磊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尽管他不喜欢这个称谓,甚至说这是对他的“最大侮辱”。然而,作为网易的首席执行官,他仍然不得不在季度收益电话会议上认真接受投资者的提问,并表示将适当削减成本。

丁磊曾经说过他“性格直爽,包容性差”,但“宽宏大量”。也许在他看来,裁员不是目的,而是一种衡量的艺术和管理的手段。

相比之下,刘董强不是一个‘直人’。根据他自己的话,他“人性脆弱”。

明尼苏达州事件之前,刘董强“已经三年没有亲自驾驶过高管了”。过去,京东高管的淘汰率实际上非常低。JD.com首席执行长陈生强说,刘的原则是,只要你没有腐败问题,我愿意给你一个尝试的机会

最直观的例子之一是JD.com允许“实习生”

现在回想起来,明尼苏达事件是一个爆发点,将京东原本缓慢的内部变化推向了必须改变的局面。急于裁撤高管,宣布裁撤最后10%的高管,调整分销商的薪酬结构,都是京东应对危机的产物。

但事实是,明尼苏达事件给刘董强蒙上了阴影,完全掩盖了他曾经创造的积极的人。人们往往只记得那些流言蜚语,而不注意企业变革背后的深刻含义。

刘董强的车翻了,这场人为的撞车事故出人意料。但是丁磊和员工之间的纠葛并不新鲜。

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个问题:“为什么离开阿里的大多数人都感激马云,而离开网易的人却反对丁磊?不仅是普通员工,还有莫言唐嫣、斯诺鲍方三文和袁尚银行的李勇。这些逃离网易并在未来发展的前高管都与丁磊有不同程度的分歧,要么公开撕毁,要么稍加批评。

像明尼苏达事件一样,网易的暴力裁员只是一个缩影。

Fortune

丁磊有一张结实的娃娃脸、小眼睛、微笑的酒窝和略胖的身材。大多数时候,他穿着流行品牌的拉链背心、蓝色牛仔裤和运动鞋。他过去常常独自行走,没有保镖或助手,走在街上,很少有人能认出这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人。这种丁磊将网易塑造成低调而强大的公司,默默地赚大钱。

丁磊32岁成为首富后,拒绝了所有采访。财富排名的上升并没有给他带来幸福,而是给他带来了更多的不安。中国有三个人曾经是30多岁的最富有的人。丁磊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人,陈天桥,去了海外,黄光裕被判入狱。

他精通中国的商业哲学:‘我看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比我强。我的财富超过了他们的。我对社会评价体系有疑问。

事实上,网易一直是一家利润丰厚的公司。十年前,京东的利润仍然遥遥无期。网易每年已经有数十亿的净利润。更准确地说,网易在过去20年里几乎从未亏损。

游戏是网易的超级摇钱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游戏贡献了网易近90%的收入。网易游戏的毛利率高达80%,这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商业模式。如今,网易200多亿元的年毛利润不是云音乐、严格选择和恰当方式等小资本情绪的产物,而是一种游戏。

很少有人知道,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丁磊在网易的股份达到45.5%,这是他财富来源的基石。相比之下,马云持有阿里巴巴6.1%的股份,花藤持有腾讯8.6%的股份,李彦宏持有百度16.1%的股份,刘董强持有京东15.4%的股份。因此,即使中国互联网城市的负责人更换国旗,丁磊也不会失败。这是他自己的公司。

丁磊从不炫耀自己的财富。外界称他“聪明”,甚至“吝啬”

许多年前《人物》的一份报告提到了两个例子:北京早期有捷达和李霞的出租车模型,丁磊规定只有级别足够高的高管才能报销捷达出租车费,但是没有人敢坐,因为丁磊经常击败李霞。当丁磊看到上海公司配备了一台贵重的咖啡机时,他非常生气。当他得知这是由该品牌赞助时,他立即将愤怒转化为喜悦。

被资本绑架的公司和自己控制的公司毕竟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这个过程中微妙的一点是为他人工作和为自己赚钱之间的区别。

与丁磊的精明相比,刘董强要广泛得多。他擅长高调的动作,喜欢脱颖而出。大多数时候,他穿着一套高档西装。他经常谈论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兄弟”。在JD.com的那些年里,他多次发表公开声明,接受媒体采访,甚至出版书籍和传记,并且从不回避自己的贫穷背景。

最美好的事情是回家过2014年的春节。刘带着两袋现金开车,带着清华的媳妇给村里的老人红包。一万人,共计650万,全屏幕暴发户。同年5月,JD.com在美国上市。刘董强的净资产为445亿美元,在中国富人中排名第十

事实上,JD.com一直在努力销售商品。与网易80%的游戏毛利相比,京东13%的毛利相当低。

长期以来,投资者对JD.com并不乐观,认为该公司损失惨重,迟早会倒闭。更不用说微薄的利润,尽管管理层反对,刘董强仍然坚持建设自己的物流。数十亿美元甚至没有冒险就下跌了,使得JD.com多年亏损无利可图。但是十多万京东兄弟仍然依靠刘董强来吃肉和汤。

刘董强的焦虑比丁磊强烈得多。没有挑战阿里的希望,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到了沙发边。2018年7月,品多在美国上市,创始人黄征的身价超过了刘董强。

Ideal

当刘董强还在担心成千上万的配送工人和兄弟的饭碗时,丁磊正忙着养猪、制作音乐和进口,“静静地做一个年轻的工匠”。

丁磊创业时比刘董强高。他出生在宁波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国营奉化食品厂的副厂长,负责技术。所以当他很小的时候,他有机会“玩收音机”。初中时,他组装了一台复杂的六管收音机,被四个邻居誉为“神童”。

刘董强小时候没有收音机这样的高端设备。他在乡下的泥地里度过了童年。10岁的时候,他出生的镇上没有电。一天,他跑到镇政府的公社大院,坐在门口看着灯泡,从远处看着它,想知道什么是电,感觉不可思议。

初中毕业后,刘董强第一次独自去南京。金陵饭店灯火辉煌。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世界是如此之大。当时,丁磊已经在高中有了电脑设备,并在电脑趣味竞赛中获奖。

参加高考时,丁磊进入电子科技大学学习通信,因为他想成为一名工程师。刘董强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学习社会学,因为班主任告诉他,当他去北京学习时,他可以回到家乡当一名官员,成为一名县长。

这两个专业不是计算机专业人员,他们都在大学期间自学编程。出于爱,丁磊上学期经常去图书馆阅读电脑书籍,并组织了电磁场CI软件成果的演示。刘董强是为了赚钱。他在北京上大学的500元钱是亲戚借的。在人大会议上,他经常在计算机房学习编程直到深夜,早上去上课。他努力学习编程、编写程序和做兼职工作。他成为班上第二富有的学生。大三时,他给自己买了一部“手机”。

丁磊基于他对技术和互联网的理解,在一条高端路线上开始了他的生意,他是第一个引爆它的人。网易的第一个大订单来自广州电信局。在此之前,丁磊在宁波电信局工作了两年。

刘董强在大众线上开始了他的第一笔生意,与互联网没有什么关系。高三时,他看到西蒙的餐馆经营得很好,所以他建了一个门面,花了24万元。他还去银行取钱,没有要求产权,也没有看合同,背着书包,用现金支付,以为自己买了房子和土地。

刘是善良的。他给服务员加薪,租了一栋大房子,安装了暖气,并给每位员工一只价值100多元的卡西欧手表。那是1994年。

但是现实让他失望。餐厅工作人员联手勒索钱财,欺骗了学生老板。他花了24万元买了一个门面,最后发现自己没有产权。大学毕业后,他负债16万元,失去了父亲和叔叔几十年来积蓄的所有钱。

丁磊和刘董强,他们都是理想的人。

丁磊的理想是追求自己的利益,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关心的是“娱乐”,即在充分饮酒和进食后的额外需求。所以他做游戏、音乐、动画和跨境购物。

在多年前的一次采访中,丁磊总结道

刘董强的理想是改变他的命运,过一种体面而美好的生活,让他周围的人都尊敬他。他通过在北京中关村设立柜台开始创业。在一个充斥着骗子的市场里,他坚持开具真正商品的发票,并由一个人奋力逃脱。JD.com上市后,他在办公楼顶层建造了游泳池、KTV派对和私人电梯,以弥补他早期因缺乏材料而未能实现的愿望。

他有一个当地的情结,不会忘记他的农民身份。他认为有一天他会回到他的家乡,在全盛时期安慰这个村庄。从2009年开始,他将分散在广州、上海和北京的所有客户服务部门都集中在他的家乡宿迁。后来,他把京东的各种研发、定居和物流中心搬到了宿迁,直接带动成千上万的当地人去工作。

外人很难知道,丁磊和刘董强谁更理想,谁更现实?

2018年,吴晓波采访了他们俩。在视频中,刘董强说,“对我来说,看着机会溜走太保守了。”丁磊说,‘我只想静静地做一名年轻的工匠。

对立面

如果没有明尼苏达事件,在大多数人眼里,刘董强的人类设计将是积极向上的。

他用自己的经历讲述了一个关于草根反抗和阶级转变的鼓舞人心的故事。他证明,在互联网的浪潮下,努力工作的底层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成功。

小时候,刘董强家里买不起肉。他看见村长屋檐下挂着许多猪肉。村民们太穷了,打不开锅,但是村长的家人吃不下所有的猪肉。当时,刘董强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村长,因为“我在想,当我是村长的时候,我可以和村民们分享所有的猪肉,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吃猪肉。”

在他简单的价值观中,没有短缺,只有不平等。诚实的人掌权并带领弟弟们实现共同繁荣是正确的方式。他站在群众一边。因此,JD.com正在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以稳定的速度和薄利多销的方式赚取硬通货。

丁磊也喜欢肉。他说,“我非常喜欢猪,我非常喜欢吃”,所以除了网易,他还让网易未央进入养猪业,这个行业被昵称为‘丁家猪’。然而,这仍然无法抵御外界的怀疑和怀疑。一些人说他试图在养猪的幌子下赚更多的钱和圈地。

丁磊说他是一个非常热爱生活的人,‘一个美食家和一个食客’。他创业时从未想过成为亿万富翁,只是做了一些他喜欢的事情。换句话说,赚钱不是一种故意的行为,而是一个擦肩而过的问题。

但是从头到尾,丁磊的人总是和普通人保持一定距离,远不如刘董强亲切。玩游戏时,父母批评他毒害青少年。成为网易考拉是小资产阶级奢侈和高雅的兴趣所在。制作网易云音乐是为理解它的人准备的。

在某种程度上,刘董强和丁磊都在做一些事情来提升他们的消费。但不同的是,丁磊想“让上海人过巴黎生活”,而刘董强想“让安庆人有厨房用纸和好吃的水果”。毫无疑问,这两家公司已经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它们背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不管风格有多不同,在商业世界中,在某些情况下,老板和员工之间会有游戏和对立。

本质上,丁磊和刘董强属于同一群拥有员工生死大权的创始人。创业给他们带来财富和荣誉,也增加了他们和普通员工之间的距离。

刘董强喜欢给他哥哥打电话,丁磊喜欢存钱。表面上,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但本质上它们都达到了相同的目标。大哥的饭菜不一定比快递员的酒席更高贵,就像同一条船上的蚱蜢,很难把你和我分开。

明尼苏达州是一个转折点。刘董强的前厅倒塌了,他鼓舞人心的横幅也倒塌了。然而,2019年之后的裁员浪潮加剧了企业家和员工之间的对抗。

网易的暴力裁员是这一事件的爆发

2019年是互联网巨头开始崩溃的一年。那些通过努力工作,顺应时代潮流,赢得关注和尊重的企业家正逐渐失去光环。

特别是在缺乏商业网点的情况下,企业勒紧裤带度过寒冷的冬天,一夜之间繁荣的故事越来越少,大企业的裁员层出不穷。创业的黄金时代永远消失了。

对于企业来说,老板仍然是熟悉的老板,但员工可能不再是熟悉的员工。左边的丁磊风格和右边的刘董强风格都在创造商业价值。但是无论何时,对员工的尊重和关心都不应该被忽视。

来源:铅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