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汇报】警钟为土壤重金属污染而鸣

现状一项研究表明,中国五分之一的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镉污染的耕地分布在11个省的25个地区,特别是长江以南的湖南、江西等地区。

□华中农业大学黄巧云教授表示,根据现有研究和报告,全国重金属污染农田可能在10%-15%左右,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受到重金属污染。

□中国正在建立覆盖81个化学指标(包括78个元素)的地球化学基准网络。这项工作将有助于了解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实际情况,为控制土壤重金属污染奠定基础。

□目前,农业部已经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来防治农业生产区土壤中的重金属污染。专家组分为一般调查和监测及预警组、补救组和禁止生产区划分组。

黄巧云在实验室检测土壤样品中的“镉”。

研究人员正在湖北省

湖南省的一个重金属污染修复实验场地观察“镉米事件”。事实上,中国许多省份生产的大米已经超过镉标准。土壤污染已经成为中国许多地方的“公害”。许多专家认为完全修复和控制被污染的土壤非常困难。然而,幸运的是,中国正在建立一个涵盖81种化学指标(包括78种元素)的地球化学基准网络。这项工作将有助于了解我国土壤重金属污染的实际情况,为控制土壤重金属污染奠定基础。

五分之一的耕地被污染了。

黄巧云,华中农业大学环境资源学院教授,是中国最早从事土壤重金属污染研究的学者之一。他认为:“镉大米危机凸显了控制土壤污染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黄巧云说,受污染土壤中的重金属主要包括具有重大生物毒性的元素,如汞、镉、铅、铬和准金属砷,以及具有一定毒性的元素,如锌、铜和镍。重金属污染物在土壤中的流动性很小,不易被水浸出,也不会被微生物降解。

中国水稻研究所和农业部水稻及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检测中心2010年发布的《我国稻米质量安全现状及发展对策研究》表示,中国五分之一的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镉污染的耕地分布在11个省的25个地区,尤其是长江以南的湖南、江西等地。

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教授潘根星及其研究团队发现,全国约有10%的商品大米超过镉的标准。水稻重金属污染主要由南方籼稻引起,其中湖南、江西等省最为严重。

湖南省环境保护厅副厅长李表示,针对该省土壤重金属污染现状,环境保护部、国土农业部等部门联合开展了采样调查。

在今年的“两会”期间,业内许多专家学者关注土壤重金属污染问题,纷纷提出建议。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在“绿色农业”提案中指出,中国农业发展模式粗放,污染日益严重。全国耕地重金属污染超过16%,大城市和工矿区的情况更为严重。

黄巧云告诉记者,2006年7月,环境保护部发起了一项全国范围的土壤污染调查。国家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历时3.5年。出于各种原因,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他说,从现有的研究和报告来看,全国重金属污染农田可能在10%-15%左右,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受到重金属污染,直接经济损失达200亿元。

他说农业部已经成立了一个专家小组来预防和控制农业土壤中的重金属污染

自本世纪初以来,黄巧云和他的团队一直在湖北大冶进行土壤重金属修复研究。农业秸秆、碱性物质和微生物菌剂相结合的方法主要用于土壤重金属的原位固定化。处理后,生菜中的镉含量可从0.9毫克/千克降至0.3毫克/千克。目前,黄巧云团队仍在不断改进降低镉含量的技术方法。

作为土壤修复专家,黄巧云曾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提交了一份关于“农村废物管理和环境保护”的提案。根据该提议,世界上已经尝试了许多方法来修复重金属污染的土壤,包括物理、化学、生物和综合技术。结果不太令人满意。这主要是因为土壤污染通常会累积几年甚至几十年。与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相比,土壤污染是最难控制的。以文迪雅谷为例,那里发生了日本的“痛苦疾病”(由镉和大米污染引起的疾病),当地的土壤处理花费了33年时间,耗资407亿日元,直到2012年3月才完成。然而,我国的土壤修复仍处于起步阶段,许多地方的修复方法仍处于“挖开”和“换土”的初始阶段。事实上,土壤修复和恢复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大量资源,在短期内不可能有效。

黄巧云认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几乎不可能将受污染的土壤恢复到无污染状态。特别是在中国,土壤修复仍处于小规模试点阶段,几乎从未进入大面积应用阶段。同时,农民不是污染者,也没有钱来控制。控制项目只能依靠政府部门投资资金,“这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

他认为垃圾正在成为我国农村地区土壤污染的一个重要来源。因此,“预防”比“治疗”更重要和有效。在农村经济发展的同时,农村地区的环境保护工作进展缓慢,甚至比以前被称为“土壤杀手”的生活垃圾、废电池和残留农药造成的环境污染还要严重。国家应加大对这一领域的投资,确保环保人员到位,环保设施正常运行,从根本上解决广大农村地区的土壤污染防治问题。

找出土壤污染的“家庭背景”。

中国地质大学地球科学院教授李长安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尽快开始调查我国“病”土的现状,掌握土壤中“病”的原因,并分类处理。同时,国家应尽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使土壤污染防治走上法律轨道。像空气和地表水一样,国家应该建立土壤污染监测站,打击土壤污染,严惩肇事者。

土壤环境保护立法研究小组组长、武汉大学环境法研究所所长王菽一透露,目前中央政府非常重视土壤污染立法,镉米的频繁出现将加快法律法规的颁布,预计最多3年内正式颁布。他建议为被污染的土壤建立“污染档案”,以保护公民了解土壤环境的权利。此外,应建立土壤污染控制区,以确定哪种土地适合种植,哪种土地适合居住。如果某一地区的土壤受到严重污染,应将其设置为控制区,如果污染非常严重,应完全禁止经济活动。

中国科学院武汉水产研究所副所长徐旭东建议采取三维污染控制措施,促进产业升级,防止污染恶化。同时,要严格保护粮食主产区的土壤环境,重点是遏制外来污染和侵蚀,防止工业废物排入粮食主产区。

国土资源部a